证券配资炒股

2万亿美元发债潮来袭 发达国家债市“好日子”到头了?

         发布日期:2024-02-08 06:52    点击次数:147

  随着发达国家债券价格连日飙升,收益率暴跌,投资者对预算赤字飙升的担忧逐渐消失。但这种情况能维持多久呢?

  智通财经了解到,未来几周,美国、英国和欧元区各国政府将开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市场大量发行债券。Bloomberg Intelligence估计,这些国家和日本将净发行2.1万亿美元的新债券,为2024年的支出计划融资。这一数字比去年增长7%。

  由于大多数央行不再通过购买债券来提振经济增长,各国政府现在必须吸引全球投资者买入更多债券。要做到这一点,这些政府就必须提供更高的收益率,这可能进一步加剧债务负担。去年夏天,惠誉评级取消了美国的AAA信用评级,加剧了人们对政府债务负担不断膨胀的担忧。此举导致基准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16年来首次突破5%。

  这些紧张情绪最近可能已经消退,主要是因为通胀放缓促使投资者突然开始押注各大央行降息。但许多债券市场分析师认为,考虑到当前的供需动态,紧张情绪重燃只是时间问题。事实上,今年以来债券收益率已经有所上升。

  ING Financial Markets全球债务和利率策略主管Padhraic Garvey表示:“目前,市场只是痴迷于美联储的利率周期。”“一旦这种新鲜感消失,我们就会开始更多地担心赤字。”

  到2028年,大多数主要经济体的净借款至少占GDP的2%

  发达经济体债务飙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显示,发达经济体的公共债务与GDP之比已从20年前的约75%飙升至112%以上,原因是各国政府加大借贷力度,为疫情刺激计划、医疗保健和老龄化人口养老金以及摆脱化石燃料的转型计划提供资金。

  很难确切知道这些飙升的债务负担在多大程度上推高了借贷成本。英国央行和哈佛大学的联合研究显示,一个国家的债务与GDP之比每增加一个百分点,市场利率就会上升0.35个百分点。

  但近年的情况显然并非如此。例如,随着美国债务与GDP之比在本世纪螺旋式上升,美国国债收益率一直在下降。

  Garvey表示,由于美国现在的年度赤字相当于GDP的6%,大约是历史标准的两倍,他认为这将使收益率再增加一个百分点。这不仅会增加政府的利息支出,进一步加深赤字,形成某种恶性循环,还会推高企业和消费者的借贷成本,抑制经济增长。

  其他国家的公共财政状况不那么黯淡,但包括英国、意大利和法国在内的国家预计今年都将再次出现高于正常水平的赤字。大选的到来将使财政赤字成为焦点。贝莱德本周警告称,如果英国政界人士试图通过承诺增加支出来赢得选票,他们可能会引发英国国债的抛售。

  高收益率加剧政府债务负担

  Garvey表示:“很难说这是无关紧要的。”

  然而,债券多头仍坚持立场。汇丰控股全球固定收益研究主管Steven Major承认,惠誉评级下调美国国债评级后,美国国债暴跌的规模令他感到意外,但这一事件并未改变他的看法。在这一事件中,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在几个月内飙升了1个百分点。

  每当被问及债务供应问题时,Major喜欢用农民在村子里卖土豆来类比。他断言,供应的增加,无论是土豆还是面包,并不一定会引发价格下跌。

  他表示,这是因为等式的需求方是未知的。可能会有更多的买家即将出现,这些买家来自附近的村庄,或者来自中东的主权财富基金。在经济衰退时期,也就是赤字变得最严重的时候,对政府债务安全性的需求往往会增加。

  Major表示:“如果你增加某种东西的供给,价格就会下降,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他还认为,如果对债券的需求跟不上供应的增长,政府可以简单地减少长期债券的销售,并提供更多的短期债券。

  这正是美国去年遭遇严重抛售时所做的。去年11月初,美国财政部长Janet Yellen放缓了10年期和30年期国债的发行速度,并选择发行比市场预期更多的短期国债。此举虽然并非没有风险,但帮助安抚了紧张不安的投资者,并为债券市场的反弹奠定了基础。

  不过,摩根大通分析师预计,到2024年,美国财政部利用短期国债融资的比例将降低。他们预计美国短期国债净销售额为6.75亿美元,约为去年的三分之一,但这一数字仍高于票据和债券销售的预期增幅。

  到目前为止,2024年最大的交易之一是押注期限为10年或更长时间的美国国债收益率将低于短期国债,因为长期债券对赤字担忧更为敏感。

  宏观环境恶化

  尽管近年来美国和欧洲的财政支出激增,但贝莱德研究部门副主管Alex Brazier认为,有两个更大的问题推高了债务负担并对市场造成了严重破坏: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和基准利率上升。

  欧洲央行已将其主要利率上调至4%以上,以抑制部分由疫情刺激计划引发的通胀飙升。英国央行和美联储的利率甚至更高,超过了5%。即使这些央行像市场现在预期的那样在2024年开始降息,回到过去20年大部分时间里普遍存在的零利率时代的可能性也很小。

  这意味着“你无法通过增长摆脱这么多债务,而且利息账单也更大,”Brazier表示。

  在法国,财政部正在努力解决利息支付问题,预计今年的利息支付将超过该国的国防预算,到2027年利息支付将增加近一倍。澳大利亚政府正在囤积现金,以偿还不断上升的债务,到2026年中期债务将飙升至创纪录水平。

  世界银行去年3月表示,到2030年,全球潜在增长率将降至每年2.2%。潜在增长率被定义为经济在不引发通货膨胀的情况下能够实现的最高长期增长率。这是三十年来的最低水平,因为投资、贸易和生产率这三种通常推动经济扩张的力量都在放缓。

  “这是糟糕的宏观环境,”Brazier表示,“这使得财政赤字成为一个问题。”

  他对客户的建议很简单:远离长期债券。

股市回暖,抄底炒股先开户!智能定投、条件单、个股雷达……送给你>>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郭建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一流股票配资网站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